[双花]霸道总裁孙哲平(上)


ooc,雷


孙哲平在义斩的日子过得滋润得不行,义斩财大气粗设施棒伙食好,张佳乐眼看着孙哲平的体重一天重过一天,心里羡慕嫉妒恨。

“大孙,你提前发福了!”

张佳乐瘫在床上,头枕着孙哲平的肚子,严肃地指出。

“最近忙,没时间锻炼。”

孙哲平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给自己扯借口。

张佳乐转过头,盯着孙哲平只能隐约辨认出一丝轮廓的腹肌,还伸手戳了戳——没以前那么硬了。

张佳乐有点郁闷地鼓起了嘴。

“大孙,你现在这样一点都不霸道总裁!霸道总裁都是要有八块腹肌的!”

孙哲平愣住了。

“从哪儿看来的乱七八糟的?”

从哪儿看来——那当然是从网上看来的了。张佳乐略带得意地想。

跟孙哲平这种连微博账号都没注册的人不同,张佳乐最热爱刷微博。双鱼座,都拥有着八卦又戏精的灵魂,张佳乐兴致勃勃地看东看西,好奇心旺盛,领略着各种八卦趣闻。

张佳乐不太敢主动搜索自己的名字,却非常喜欢搜索“双花”组合。一开始也是因为好奇,且双花毕竟是多年之前的传奇了,什么恩恩怨怨也已尘埃落定,负面评价肯定比搜索自己的姓名来的少得多。却万万没想到,评价不评价的倒是没搜出来,搜出来一大堆文和图。

张佳乐是个紧跟时代潮流的人,一看这架势,当下便懂了——这叫什么来着?cp?同人?

他对这些东西向来不抵触,甚至还很有几分好奇,想看看粉丝眼里的自己和孙哲平该是怎么样的,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点开看了起来。

哎呦不得了,这篇文怎么还有床上描写的呀。张佳乐把手机放在面前,捂着脸透过指缝瞧着。

这个体位……他们没有试过的呀!

这个道具……他们也没有用过的呀!

张佳乐看得面红耳赤,碰都不敢碰那手机。

下一篇。

……虐!太虐了!

自己为什么不喜欢大孙啊?我明明最喜欢他了!

下一篇!

气人!自己怎么可能喜欢叶修那个混蛋!我又不瞎!

怎么这都能标双花标题!差评差评!

再下一篇!

张佳乐几乎是哭着看完的,这篇文里的自己和孙哲平都惨得不得了,作者一看就是个狗血爱好者,情节堪比琼瑶。但他却一点都不在意在文中自己遭遇了怎样惨无人道令人发指的对待,反而在意极了文中那个受了伤,无法成为第一大侠,退出江湖四处游荡的孙哲平。

张佳乐越看越委屈,越看越心疼,抹了把眼泪,郁闷地继续换下一篇。

下一篇看了一会儿,张佳乐觉得身心舒畅美滋滋得很,孙哲平在这篇文中的设定是个霸道总裁,别墅成片豪车成山,总而言之牛逼得不行!张佳乐终于满意了,看得津津有味孜孜不倦。

好几篇文看下来,张佳乐猛然惊觉自己的恶趣味——原来他喜欢霸道总裁款的孙哲平!

发现了不得了的事实的张佳乐羞耻极了,把自己埋在枕头里装了一会儿死,最终决定直面自己的内心,把扔在一边的手机拿了起来,搜索关键字,“霸道总裁 孙哲平”。

如此这般,张佳乐沉浸在同人文中好几天,单是看着孙哲平都觉得他脑门上写着四个大字:霸道总裁,把自己乐得不行。


tbc

[黄乐]同居(1~3)


大学生黄×社畜乐

01

张佳乐就不该来G市。

他的家乡在鸟语花香四季如春的昆城,背井离乡来到了沿海大城市准备闯荡一番,却四处碰壁。

这里的人个个操着口音浓重让人听不懂的普通话,让刚来到异地他乡本就不安的张佳乐更加烦躁不已。

不过与他同住的室友的普通话倒是说得一溜一溜,就是有点烦。

这室友名叫黄少天,一个标准的阳光开朗运动系大学生,染着金黄色的头发,话多且吵,但是热情又耿直,看上去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小伙。张佳乐正好在找人分摊房租,而黄少天据说因为在学校太受欢迎迷倒万千少女,不太好意思再在学校宿舍住下去,出来自力更生,这据说当然是据黄少天自己说,可靠性有待考证。不过张佳乐也不想管这么多,有个人和他分摊房租那是再好不过了,况且这人看上去还是个好人,张佳乐很满意,立马就让黄少天拎包入住。

02

黄少天说他啥都不会,麻烦张佳乐多担待着点。

张佳乐说没关系,大家以后就是好室友了要好好相处。

黄少天得意地咧开嘴笑。

张佳乐没想到的是,这位室友还真的啥都不会,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一样都不干,每天不是沉迷游戏嚷嚷着打打杀杀就是出去和什么朋友打球泡吧ktv,整个一现当代颓废大学生的真实写照啊!张佳乐痛心疾首,但他心又软,想着黄少天还只是个学生,还长得那么帅,就让他去了,不就是多晾几件衣服多烧点饭嘛,多大点事。

所以说颜狗+心太软害死人,他快把黄少天惯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张佳乐很无奈,终于下定决心去和黄少天好好交流交流。

03

黄少天刚和同学打完球回来,穿着件干净利落的白色背心,浑身是汗,看上去发着光,浑身亮晶晶的,笑得张扬。张佳乐仿佛有点明白这个比自己还矮了2厘米的家伙为什么能迷倒万千少女了。

“黄少天,”张佳乐下定决心,满脸认真开了口,“我有事得跟你谈谈。”

黄少天依旧没个正经:“我知道你要谈什么,嫌弃我不做家务是吧,我多分担点房租怎么样?”

“不是房租的问题!你都多大了,还不会自力更生,丢不丢人!”张佳乐简直恨铁不成钢。

“欸欸欸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我可都会,这不是没时间嘛!”黄少天倒像是被冤枉了似的,十分委屈。

“啊?真的?”张佳乐狐疑。

“千真万确!要不要我今晚给你露一手烧个满汉全席!”黄少天表情十分得意,作势要往厨房走去。

“算了算了,我怕被你毒死,还是我来吧……你整天都在外面瞎浪,怎么会没有时间……”张佳乐嘟囔着,拉住黄少天的手臂把他拉出厨房,穿上围裙切起菜来。

黄少天靠在厨房门上,破天荒地一声不吭。

张佳乐心想自己这是作了什么孽,好不容易找到工作暂时安定了下来,找的室友还是这么个不省心的。怪来怪去,还是只能怪自己心太软。



tbc

[叶乐]兔子先生(10~12)


10

“快说,你是人是妖?”叶修把这只还在哇哇乱叫挣扎着的兔子拎到自己面前,端详着它红彤彤的兔眼,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威胁着它,“不说就把你烤来吃了。”
“你不要脸!!!我……我是兔子。”张佳乐一本正经地说。
他向来不会撒谎,且很有兔群荣誉感。
叶修无语:“我又不是瞎子,还能把你看成猫?”
“哼!”张佳乐捂住了兔脸,不理他。
说出来可能没人信,叶修虽然看上去不修边幅放荡不羁,但是本质还是个挺有爱心关爱小动物的好青年。他以前吃了那么多兔子也都是生活所迫啊,叶修在心里感慨道。
所以现实就是——叶修被这只会说话会瞪人的兔子萌到了。他已经一个人无聊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可以调戏的对象,虽然这个对象看上去不太情愿。

11

被萌到了的叶修开始大大方方地调戏这只兔子,他开始了伟大的撸兔事业,手在张佳乐身上摸来摸去左捏右揉。
张佳乐一动不动地任他揉搓,心里却早已陷入绝望。
他要被杀来吃了不说,还要被先奸后杀!太丢脸……哦不,太丢兔了吧!
“你……你下手轻一点,我怕疼……”
疼字还没说完,张佳乐就感觉到他的尾巴被捏住了,尾巴是他兔身上下最敏感的地方,张佳乐吓得直哆嗦。
叶修是第一次撸兔,对张佳乐又短又圆跟个球似的尾巴十分新奇,便伸手捏住,结果没控制好力度,使劲一掐——
“啊!!!”

12

张佳乐的惨叫回荡在山谷之中。
叶修被他这一嗓子喊得愣了愣,失了失神,被张佳乐一个兔腿回旋踢,吃痛放了手。
重获自由的张佳乐飞快地跳到一边与叶修保持安全距离。
“你是流氓还是文盲?!不知道兔子的尾巴不能揪的吗!”张佳乐睁大了眼睛瞪着他,两只耳朵竖得笔直。
“不氓不盲,逗你的。看你这么可怜就不吃你了。”
“嚣张什么?你也吃不到我啦!”张佳乐趾高气扬地抬起兔爪插着腰:“你抓不到我!”
说着就蓄力想要逃走,他毕竟是只兔子,对自己的灵活程度还是很有自信的。
没等他得意完,就发现本该在自己不远处的叶修没了踪影,张佳乐小心翼翼地趴在草丛里听着动静,可却只有微风拂过的声音。
张佳乐长舒一口气,想来那个不要脸的人类是良心发现打算放过他了。
“喂,你耳朵露出来了。”
熟悉的声音在张佳乐的身边响起,他顿时像被雷劈了似的僵在原地。
他就这么生无可恋像具兔尸一样又被拎了起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张佳乐欲哭无泪地问。

tbc

[叶乐]兔子先生(7~9)


7

张佳乐兔子踮起脚抬起爪子拍了拍唐昊兔子的头,给唐昊交代了代理族长要做的事,又在邹远兔子床头放了他珍藏了好久舍不得吃的胡萝卜,披星戴月的上路了。

潇洒的走出了百花的领地,张佳乐停下了脚步。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叶修跑哪去了!张佳乐懊恼的原地蹦跳了几下,绞尽脑汁的想办法。

那个人类是怎么说的来着……哦,叶修去了北方,那就一路往北,总会找到他的!张佳乐握了握拳。

8

张佳乐从未踏出过百花的领地,第一次看见新鲜世界,雀跃不已,欢快地翻过高山渡过江河。

终于,在一片树林中……迷了路。

迷路了的张佳乐茫然又委屈,在树林中没头没脑地兜兜转转了好久,终于累得再也走不动,天色渐暗,他只好找了个小溪,打算在溪边度过一夜。

张佳乐趴在河边上,用爪子沾着溪水往自己身上泼,想洗干净自己沾了一身尘土的洁白兔毛。他还舀了一抔水,认真地蹭着自己的兔脸。

9

叶修走到河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一只白色的兔子蹲在河边……洗脸。

不过不管这只兔子洗不洗脸,都会是自己今晚的晚餐,叶修放轻了脚步,慢慢接近那顿一无所知的晚餐。

那只兔子毫无防备,自己伸手一抓,就揪住了他的两只兔耳朵。

“啊啊啊啊啊啊!”兔子被吓得惊叫起来,不住地蹬着自己的双腿,“是谁?!快放手!”

叶修愣了愣,随即扯起一抹笑容:“呦,原来你会说话?”

看来自己不会无聊了,叶修暗暗想着。


[王乐]田螺先生(上)


张佳乐很崩溃。

在机场呆呆愣愣地傻站着这种事,他也不想的。

可是在行李找回来之前,他还得继续呆呆愣愣地乖乖呆在机场。

王杰希几乎是立刻就注意到了张佳乐,脑袋后面的小辫子使他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他看上去有些焦虑不安,时不时跺跺脚或抓抓头发。

正在思考着要不要上前去打个招呼,没想到张佳乐也看了过来,视线撞了个正着。

“王……王杰希?”张佳乐惊讶地叫出声。

“是我。”王杰希走近了他。

张佳乐大概是觉得刚刚的惊呼不大礼貌,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

“额……好……好巧。你去哪?旅游?”

“不是,送我父母,他们去云南玩。倒是你,怎么回事,行李丢了?”

“王大眼你有天眼吗?!”

“…………”

王杰希表示同情的同时心想这可真符合张佳乐的风格。

张佳乐坐在王杰希的车里,觉得这可能是他二十多年人生里最尴尬的时刻。

尴尬到可以到豆瓣发帖:在机场行李丢了,偶遇一个不太熟……不是,是非常不熟的同事,同事礼节性问我要不要帮忙,我脑袋一懵点了点头(同事会不会觉得我脸皮太厚嫌我麻烦)现在在他车上,请问现在应该说些什么缓解尴尬?顺便一提,我和他在工作上有点,嗯……小小的矛盾。

所谓的矛盾,当然是指王杰希带着微草两次斩落百花夺走冠军之仇——说是这么说,但是张佳乐想得很开,并没有要死要活苦大仇深给王杰希扎小人。

但是想得开归想得开,尴尬归尴尬,现在这个局面真是怎么看怎么尴尬。

王杰希眼睁睁看着张佳乐的表情一秒钟内一变再变,从疑惑不解到焦虑不安到难堪到释怀到忧郁,最后定格在尴尬。

张佳乐果然是位容易想很多的……前辈。王杰希在心里下了定论。

“去我家?行李一时半会儿找不回来,机场还要调监控,效率不高,估计明天才能找回来。”

“不用不用!那太麻烦你了,随便找个酒店把我放那就行了!”张佳乐像是受到了惊吓,连忙不停地摆手。

“那行。”王杰希点了点头,也不跟他客气。

说实话,他的确有那么点——怕麻烦。

过了三秒。

“那个……王杰希,我能不能收回刚才的话?突然想起来我的身份证在行李箱里,开不了房间……”

“…………”

张佳乐一脸生无可恋,心想人生无趣命运弄人,自己还是一头撞晕在挡风玻璃上比较好。

张佳乐最终还是跟着王杰希去了他家,一路上万分乖巧,一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烈士表情。

进门前,王杰希突然转身,一本正经对张佳乐说他家有点乱,弄得张佳乐也神经兮兮十分紧张,害怕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被人家扔出家门或者杀人灭口。

其实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乱,至少并不脏。张佳乐不知为何松了口气。不过不难看出房子的主人并不是太在意屋子的摆设,东西大多是胡乱放置的。

“其实不乱,稍微整理一下就好了,我帮你整理吧。”

张佳乐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他觉得自己可能是被磨人的天气热晕了,这一天才会像个神经病一样,说出那么多丢人又有病的话。

情急之下,他只能想办法补救:“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真的不乱!额……我就是想帮帮忙,今天麻烦你一天了……但是我动你东西好像也不太好……但是…………”

张佳乐说不下去了,这简直是越说越乱,他的脑子像一团浆糊完全不知所云。

“好啊,我正想整理,一起吧。”王杰希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简直和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王杰希你真是个大好人!!!!!

终于找到台阶下的张佳乐忍不住在心里给他疯狂发好人卡。

说干就干,张佳乐撸起袖子就上,让王杰希拿了各种清洁工具,认认真真打扫起来。

几个小时后,张佳乐感动地看着整洁干净的屋子,给自己点了个赞。

“看不出你还挺会打扫的。”

“那当然,在百花的时候我的宿舍是最干净的!不过在霸图就比不过张新杰——可是我觉得我的宿舍比张新杰的好看多了,他的房间什么都没有!不是人住的!”张佳乐终于找到了点话题,热情倾诉起来。

“能想象。”王杰希点头表示认同。

王杰希是个怕麻烦的人,其实他不准备打扫房间,但是又觉得和张佳乐一起打扫不是那么麻烦,张佳乐也没想象中那么麻烦。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张佳乐还挺好的。

“我不仅会打扫,还会做饭呢!嗯……要不我给你做饭?”

张佳乐再一次想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神经病啊!他忍不住骂自己。

“可以,冰箱里有食材。”

王杰希有点开心,毕竟他从小到大最喜欢的童话故事就是田螺姑娘。

王杰希你真的真的是个大好人!!!!!

一无所知的张佳乐无比感动,感激着再次给他台阶下的王杰希,并又在内心发了好人卡。

tbc

[叶乐]兔子先生(4~6)

龙叶×兔子乐
ooc ooc ooc

4

“咳咳……安静!”张佳乐伸出毛绒绒的爪子像模像样的拍了拍桌子。
底下的兔子们才都停止了叽叽喳喳。
虽然叶秋的名字人尽皆知,但没有多少人见过他,说来惭愧,就连兔群的首领张佳乐也没见过他,张佳乐身为一族的首领,自然是不能随意跑出领地的。
“嘉世为什么要赶走叶秋?对了,龙到底长什么样啊?”张佳乐十分好奇,他对兔群领地外的世界总是充满了好奇。再说了,人们都说龙长得威武生风,威武生风是个什么长相?没见过龙的张佳乐想象不出来。
“这我怎么知道,但是我见过龙!见过龙的人可不多!”人类的言语间充满了得意与炫耀,“他们长得可厉害啦!有着巨大的身体,长长的尾巴,鲜艳的鳞片,还有威风的角。”
张佳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怎么也想像不出来。长长的尾巴……他转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白色丸子一般的小圆尾巴,想象它变得很长很长……张佳乐摇了摇头,一点都不威风!

5

人类还带来了许多其他的消息,比如北方虎群的首领韩文清又吓跑了成群结队骚扰其他族群的狼群,比如荣耀大陆上最厉害的魔法师王杰希预言蛇族的首领喻文州会倒大霉……
张佳乐绕有兴趣的听着,无比向往外面丰富多彩的世界。
“我得走啦,我要去下个族群的领地了。你们兔群与世隔绝,和其他领地差远了。”人类走之前扔下了这句话。
张佳乐走回家的路上生着闷气,那个人类真是不会说话!虽然兔群真的地处偏远消息落后,但是张佳乐还是很喜欢族群的大家的,天天打架的唐昊和天天劝架的小远,动作慢吞吞但是很可靠的张伟……

6

张佳乐团在他的兔子窝里一晚上没休息,他的脑袋里充斥着长的千奇百怪的各种“龙”,凶凶的老虎,捧着魔法球的魔法师……
第二天一大早,张佳乐在河边瞅见了自己黑黑的眼眶。
这样下去可不行!张佳乐心里抓狂,这样下去迟早得变异成熊猫!
持续了这样的状态好几天,张佳乐心力交瘁。他挑了个天空中满是星星的好天气在河边坐了一夜思考兔生,最终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

他要去讨伐叶秋龙!

[叶乐]兔子先生(1~3)

龙叶×兔子乐
ooc ooc ooc

1

张佳乐是一只兔子,大白兔子,也是荣耀大陆上最厉害的兔子。

兔子们都生活在荣耀大陆的西南大草原上,由张佳乐统领着整个兔群,可神气了!

可是就在最近,兔群的领地上来了一位据说很厉害的人类。人类是机灵又狡诈的动物,他们消息灵通,经常流窜于各个族群之间兜售各种情报。而来的这位人类,是其中最为厉害的情报贩子。

张佳乐是只光明磊落的兔子,可瞧不起狡诈的人类了,况且,在张佳乐还是副首领的时候,兔群的首领就是被人类猎杀,因此受伤才远走他乡的。张佳乐为了这件事伤心了好久,自然是不太待见人类的。

可是他作为一族的首领,不得不亲自接见那个人类。

2

张佳乐吭哧吭哧赶到迎接宴会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一会儿了。

都怪小远非要给我整理毛,我的毛明明已经很干净啦!张佳乐耷拉着耳朵愤愤的想着,边抱怨边不忘瞅了瞅自己,白白又漂亮的毛,真好看真帅。

张佳乐美滋滋的想着,自己不愧是最厉害的兔子!恢复了活力的张佳乐又雄赳赳气昂昂的把自己的大长耳朵竖了起来。

3

张佳乐跳上那个宴会上专属于他的座位,坐稳,清了清嗓子。

“最近各个族群有什么新的消息?”张佳乐一本正经的发问。

“当然有!大消息,天大的消息!”人类用夸张的语调与肢体动作比划着。

张佳乐十分好奇,要知道,人类可是从不喜形于色的,是怎么样的大消息能让他如此失态?

“快说快说,是什么大消息?”张佳乐着急的发问。

“叶秋被赶出了龙族的领地,他们龙族正在重金悬赏各族的勇士去讨伐逃到南方的叶秋呢!”人类扯着嗓子激动的喊道。

此言一出,底下的兔子们都骚动了起来。

叶秋可是一位风云人物,荣耀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他不仅是龙族的首领,更是整个荣耀大陆上最强大的。

强大的首领被赶出了自己的领地,这还真是闻所未闻。

tbc

[叶乐]幽闭恐惧症(下)

ooc ooc ooc


叶修当然不知道张佳乐的脑子里已经把他们的恩怨情仇都细数了一遍,只以为他是被吓得缓不过来。

“张佳乐。”

“干嘛?”张佳乐突然警觉的缩了缩身体。

“要不要我陪你聊天?”

按照常理来说,张佳乐应该先怀疑一下他的居心,再吐槽一下他俩有什么好聊的。

可是不知道是电梯里的空气太令人昏沉还是气氛太暧昧,张佳乐总觉得自己的脑子晕晕乎乎的。

“好啊。”他听见自己脱口而出。

“不如来聊一聊你为什么有……那个叫什么来着,啧,禁闭恐惧症?”

“禁闭个鬼,是幽闭!你不如给我去面壁吧。”张佳乐颇为不屑的白了他一眼,可惜光线太暗,被甩白眼的那位显然没捕捉到。

“都一样,都一样。说说呗?”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天生的。你好奇的话不如去网上搜一搜幽闭恐惧症的病因,‘百度一下,你就知道’。”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悲惨的过去,亏我还怜爱了你好久。”叶修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两个大男人说“怜爱”未免太肉麻,但是晕晕乎乎的张佳乐只以为叶修是良心发现。

“谢谢你,其实……”

啪。突如其来的灯光突然穿刺过来,打断了张佳乐。

是电梯终于恢复了,骤然变亮的空间与开始缓慢下降的电梯使张佳乐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他索性低下了头,把头埋在自己蜷起的双腿与臂弯间。

“喂。”

一只带有热度的宽厚手掌突然贴上了张佳乐的发心。

多数人都很讨厌别人摸自己的头顶,张佳乐也不例外。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并没有抗拒,而是一动不动的任凭头顶的手磨蹭他的头发。

大概是没有多余的力气抗拒了吧。张佳乐似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不错的理由。

“喂。”手的主人再次开口。

“又干嘛。”张佳乐的声音有轻微的颤抖。

“下次再乘电梯的话,记得叫上我。”

“为什么?”

“我害怕你会害怕啊。”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

张佳乐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快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连耳根都开始泛红。

但这次,应该不是因为“幽闭恐惧症”。

END

我在写些什么……(自豹自弃.jpg)

[叶乐]幽闭恐惧症(上)

重温原著的时候突然福至心灵开了脑洞……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百鬼巢穴
“张佳乐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有幽闭恐惧症啊?”叶修调侃起了张佳乐的戒惧状态。

于是就开了如果乐乐真的有幽闭恐惧症的脑洞(。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张佳乐能感受到背后冰凉的电梯壁紧紧贴着自己被汗水微微浸湿的T恤,这让他稍微安心了些。

镇定下来之后刚想支使叶修打开手机自带的电筒,又想起叶修哪来的手机,无奈之下只得开口求助:“叶修,我的手机刚刚电梯晃动的时候被我不小心扔出去了……你帮忙找找。”

“嗯。”叶修也许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疲惫,破天荒的没有逗他,答应了一声便在黑暗中摸索起来。

张佳乐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甚至能听见自己频率过快的心跳声,他终于放弃了对狭小黑暗空间的抵抗,沿着电梯壁坐了下来,身体后仰,尽量增大自己的肌肤与电梯壁的接触面积,妄图借着冰凉的触感强迫自己冷静。

“找到了,这个手机怎么解锁来着?……要指纹解锁,我给你拿过来。”叶修借着手机解锁页面的微弱光亮朝着四周晃了晃,找到了在角落蜷成一团的张佳乐。

“你呆那角落干嘛呢,以为自己是蘑菇吗?电梯停电而已,过一会儿就能运作了,没什么大事。”

“我当然知道。”张佳乐一把夺过叶修手里的手机,飞速打开了手电筒。

光亮充满狭小电梯的那一刻,叶修清楚的听见了张佳乐长出了一口气。

“张佳乐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有幽闭恐惧症啊?”

“……恭喜你,猜对了。”张佳乐的语气并不十分友善,大概是因为又被叶修知道了自己的一个弱点,心里难免不爽。

不过他被叶修知道的弱点还少吗,再多一个也不痛不痒。仔细想来,他与叶修的交锋似乎就很少占过上风。

“那么凶干嘛,又不是我害的你。”叶修轻描淡写的一句打断了他的思绪。

张佳乐知道自己不占理,可这是叶修啊,怎么能忍住不怼回去,于是开始了近乎蛮不讲理的反驳:“还不是你想出来的馊主意!谁掷色子输了谁去跑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运气……”

越说到后面声音越轻,明显底气不足。

“好,我的错,所以我这不是罪有应得和你关一起了吗,我本来是想出去透透气的,这下成憋闷气了。不过你也真行,国家队整整13个人你都能输得毫无悬念,厉害。”

“你明明是被老冯嫌弃赶出来的,什么去透气,说得好听,明明是去抽烟!”

“唉,你真是不懂我的一片苦心,我和你一起去,你去买东西,我去抽烟,抽完了还能帮你拿点东西不是吗,不然你一个人怎么把13人份的饮料拎上去。”

“我……我自有办法!”张佳乐被噎得涨红了脸也没想到如何反驳,索性自暴自弃。

“你的办法就是蹲在角落种蘑菇?”

张佳乐气极,心里默默吐槽叶修真是冷酷绝情毫无同情心,自己的处境可以称得上是弱小可怜又无助了,叶修还能没事人似的在旁边嘻笑着戳他痛处。

一想到要和这家伙在危险的环境中独处不短的时间,张佳乐就生怕自己不等安全脱险就被叶修气晕过去。

“喂,想什么呢?”叶修原本半靠着电梯壁,还拗了个颇为颓废酷炫的造型,此刻却突然大跨了两步,蹲在了张佳乐旁边。

张佳乐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的伸手推着叶修,边推边不忘挤兑:“去去去,一边呆着去,挤在一起也不嫌热。”

“我这不是看你半天没动静,担心你害怕的晕过去嘛。怎么样,哭了没?”

“晕你妹啊!哭个鬼!”幸亏这是在出了故障的电梯上,要是搁平时,张佳乐估计就要冲过去和他真人pk了。

叶修一直疑惑张佳乐怼人的词句有多匮乏,才能每次气的跳脚的时候只会重复“你妹”这样的词语,甚至有时候会冒出“笨蛋”这种疑似撒娇的词汇。

说是撒娇就冤枉了张佳乐了,彼时张佳乐还是个出道不久的小鲜肉,在一次常规赛的擂台赛上被前辈叶修狠狠虐了一把,并在聊天频道看到了叶修发来的一个墨镜得意笑的表情,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张佳乐当然不能忍,立马怒怼回去:叶秋你这个……打完这几个字,张佳乐顿住了,念及叶秋好歹是前辈,找了个自认为稳妥的词,于是就聊天框里蹦出7个大字:

“叶秋你这个笨蛋!”

“哈哈哈哈我要是笨蛋你可连笨蛋都不如”,后面还附上了好几个系统自带的哈哈大笑表情。

张佳乐看了这条消息,没有再回,想着以后总有一天会赢过他的。

然而世事难料,张佳乐没能想到还没等他报仇雪恨,就要和他孤男寡男被困电梯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