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乐】过生日不能送两个蛋糕哦

亲兄弟年下,雷





今天是张新杰的生日,张佳乐下班之后立马跑去蛋糕店买蛋糕。他做事总有些粗心大意,不知怎么的居然忘记了提前预定,只好买现成剩下的。

店员拿出一个粉红粉红的草莓蛋糕和一个黑不溜秋的巧克力蛋糕,说只剩下这两个了。

按照张佳乐的口味,那百分百得是草莓,可他知道张新杰不喜欢甜的,也不喜欢草莓……于是轻叹了口气,指了指黑不溜秋的那个巧克力蛋糕。

等店员都包装好了,他还是有点纠结,又看了眼那粉粉的蛋糕,馋的不行,于是又指向了它,略带心虚的说,那个也要了。

张佳乐坐在张新杰宿舍楼下的花坛边边,被风吹得蜷着身子,怀里抱着一个大蛋糕,身旁还放着一个。

张新杰踏出宿舍楼大门,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景象,他的哥哥像只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似的缩成一团,怀里还紧紧抱着自己过冬的粮食。

小动物看到自己的弟弟来了,连忙手忙脚乱站起来,把蛋糕往弟弟怀里一塞——“新杰,生日快乐呀!”

他说得大声又真挚,说完又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轻轻揪着自己小辫子上的发丝。

这让张新杰想起这个小辫子闹出的不少笑话,张佳乐刚开始来找自己的那几回,被室友误会成是自己的女朋友,还被室友吐槽没义气,交了小女友也不告诉他们。张新杰意外的没反驳,最后反倒是室友们自己发现了真相,大呼张新杰腹黑,耍他们玩……

张新杰不作声,就这么默默盯着张佳乐看了好一会儿,半晌才说,谢谢。

“别客气嘛!”张佳乐拍拍胸脯,努力摆出一副好哥哥的架势。

张新杰眼尖,看见了张佳乐身后和自己怀里一模一样的蛋糕盒子,便问:“你怎么买了两个?”

“额……那个是我自己吃的。”语气怂怂的。

张新杰了然的笑了笑,这让张佳乐有点无地自容。

他这个哥哥做得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从小到大都只有张新杰替自己操心的份。

张新杰——也就是他的弟弟,从小就不哭不闹,作为一个小孩实在是冷静过了头,面色时常冷淡严肃,但头脑却好得出奇。

甚至小小的张新杰还会面无表情的拿起足足比自己高了四个年级的哥哥的家庭作业,帮他改掉错误的答案,教给他正确的做法。

小小的张佳乐低着头红着脸,觉得身为哥哥的自己没有弟弟厉害,有点丢人……

而现在,张佳乐还在为开一家自己的花店苦苦奋斗,张新杰已经成为了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是个年年得奖学金的存在,以后必定会出任ceo成为传说中的霸道总裁走上人生巅峰。

不过迎娶白富美是不可能的……他的弟弟似乎对白富美没兴趣,只有在进入自己的时候,面无表情的扑克脸上才会泛着惊人的神采。

张新杰走近他,将他拉到自己怀里,附在他耳边轻声道:“我今晚回家,你回去准备准备。”

“准……准备什么啊……”他嗫嚅道。

“……张佳乐,我硬了。”



【黄乐/方乐】好欺负



张佳乐是真的好欺负。


心软得不行又重感情,开得起玩笑,跟谁都相处得挺好,面上风风火火总像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可性子别提有多软,简直让人怀疑他到底会不会反抗啊,要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让他不心软呢。



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张佳乐和黄少天方锐都生性开朗活泼,再加上常年被叶修欺压出的革命友情,所以世邀赛期间总三个人混在一起。


张佳乐虽然是黄少天和方锐毋庸置疑的大前辈,还比他们高上那么两三公分,但却远没有黄少天方锐他们机灵,也没有他们能言善辩,垃圾话水平不在一个境界,结果就是张佳乐总是食物链最底端的。


三个人有时候也会一起玩游戏,斗地主什么的,输的那个总是张佳乐,他有点委屈巴巴的指着黄少天,“你刚刚跟方锐使眼色了,我看见了。”


“没有啊,你可不要血口喷人,我跟方锐可是清清白白的。”黄少天瘫着手,满脸的无辜。


方锐也笑嘻嘻的应和:“就是就是,乐哥你该不会是输不起不想请客吧。”


张佳乐这才想起来他们的赌注是输的那人请客另外两个一顿外卖。


“我没有输不起!我……我现在就给你们叫外卖,叫什么都行,我都请。”张佳乐一下子炸了毛,为了证明自己输得起,立马跺着脚手忙脚乱的掏出手机来,一副燕窝鲍鱼都给你们点的架势。


黄少天和方锐简直要笑死。


他们的确是使眼色了,还当着张佳乐的面光明正大的使了好几次,甚至还肆无忌惮的互看对方的牌。


本来就是个消遣时间的游戏,他们没当真,只是想逗着张佳乐玩,没想到张佳乐这个实诚孩子还真的被他们两句话就噎得说不出话了,还被刺激得要给他们买“大餐”。


黄少天笑够了,揽过张佳乐的肩膀:“还是AA制吧,我和方锐同志确实交头接耳了。”


方锐同志在旁边点点头,依旧笑嘻嘻的:“乐哥,您的山珍海味还是留着自己吃吧,咱们AA,AA。”


“不行啊,刚刚那副牌,就算你们不作弊,我也真的赢不了。”张佳乐明显是认真劲上来了,满脸的诚恳和倔强,一锤定音:“还是我来请!”


话音刚落,他就拿起了手机一脸大义凛然的看起了外卖。


“我的手气真是太差了……”他一边看,一边还不忘嘟着嘴嘟嘟囔囔的轻声自言自语。


一抬头,才发现黄少天和方锐两个都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诶呀,看我干什么呀,快说想吃什么,不说乐哥不给你们买了!饿死你们!”张佳乐叉着腰威胁着他们,还不忘吐了吐舌头。



他每次都是这样的反应,虽然炸毛但却带着软趴趴的委屈,最后也不会真的生气,反而是傻乎乎又乐观的自己认命吃着亏。


怎么会这么好欺负,又怎么会这么可爱啊。让人忍不住想欺负,又狠不下心让他真的吃亏。


【翔乐】可能喜欢你





“孙翔,配合,练了那么久一点进步都没有吗。”


叶修微微皱着眉,除此之外脸上没什么表情,可任谁看到了都忍不住抖上三抖。


孙翔也不是不想配合,可他独惯了,现在要让他和这么多不熟悉的职业选手磨合,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总是气闷不顺心,现下被叶修那么一教训,火气也上来了,他年轻气盛不懂隐忍,但也知道论起打嘴仗,一百个他都不是叶修的对手。


怒极攻心的孙翔猛得从电脑椅上站起,似乎是在极力压抑自己的怒气,可还是忍不住,于是带着些发泄意味的踹了一脚桌子。


一个陶瓷杯子随着这一脚掉在地上,砰的一声,瞬间碎成一片片的。


孙翔1米85的大个子,在国家队里鹤立鸡群,生起气来也有气势,一时间,众人居然都怔住了,没人上去劝解当和事佬。


众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踹碎了一个杯子的孙翔转身走出了训练室。


“都看什么,回神了回神了,好好训练啊,胜率最低那一组等会儿没饭吃。”


叶修一句话,才把目瞪口呆的众人唤回魂来,纷纷应和着重新开始训练。



“还有,这杯子谁的?”叶修随口问了句,瞥了瞥地上的碎片,乐了,“粉红色的,张佳乐的吧。”


张佳乐幽怨的瞪了叶修一眼:“没错,是我的。粉红色招你惹你啦!”


“没什么,挺好看的,适合你,粉红少男嘛。”


一句话瞬间把众人逗笑,大家纷纷调侃起无故倒霉又无故被嘲讽的张佳乐,训练室的气氛又轻松起来,刚刚沉重压抑的气氛一扫而空。




这点事其实张佳乐也没放在心上,只是一个普通的杯子,某宝上要多少有多少,还正好有理由给自己买个新杯子,他心情愉悦的在某宝上挑了一会儿,选了个心仪的下了单。


当然,还是粉红色的。


他没想到的是,他的杯子还没被快递哥哥送到呢,倒是孙翔先来找他了。


孙翔把一个陶瓷杯子杯子往张佳乐桌上一放,言简意赅的解释:“赔你的。”


张佳乐给吓了一跳,惊魂不定的看了那杯子一眼——通体银灰色,中间印了个火红色的骷颅头。


现在年轻人的审美真是难以理解啊……张佳乐一边在内心吐槽,一边婉拒了孙翔的好意。


他好不容易摆出一副正经前辈样子,拍着孙翔的肩说他已经买了新的,就是个杯子而已,劝他不要放在心上。


张佳乐一边安慰孙翔,一边欣慰的想着这孙翔虽然看上去人高马大拽拽的,但心也挺细的,是个好人啊……就是审美稍微诡异了点。


他好像完全认识不到自己的粉红色审美也够诡异的,另一种方向的诡异。


孙翔也觉得,这个他以前没怎么接触过的前辈原来这么好说话,他原先看张佳乐被叶修气得炸毛跳脚的样子,还以为也是个暴脾气。




这么一来二去,他俩就熟悉了不少,孙翔在国家队算得上有点沉默,但有时候也会主动跟张佳乐打个招呼,或者吃饭的时候跟他坐一桌,倒是搞得叶修莫名其妙起来,抽空问了张佳乐一句你什么时候和孙翔这么熟了。


其实也没有那么熟,只不过从以前根本没说过几句话的关系变成了说得上几句话的普通朋友。


他其实和孙翔多多少少有点代沟,思维方式和性格也都大相近庭,但他看着孙翔被叶修气得不行还被黄少天调侃的委屈模样居然生出点“同病相怜”的同情来……毕竟自己也是被叶修的垃圾话气得炸毛又被黄少天的垃圾话烦得想死的受害人之一。


而且他相处下来觉得孙翔虽然莽撞了点,但本质还是个好人,他有时候看着孙翔莽莽撞撞横冲直撞的样子也忍不住心软。


于是也会跟孙翔笑着聊天,坐他旁边吃饭,跟他聊最新的手游,拜托他帮自己打过不去的关卡。孙翔是个手游达人,张佳乐也是个抱住手机就不肯撒手的,不过孙翔打手游总比他厉害些,他就时常把自己的手机塞给孙翔让他帮自己打,孙翔居然少见的不嫌麻烦,应了一声就认真打起来,有时候打出来的记录比他自己的都高,把张佳乐感动坏了。


张佳乐甚至会跟孙翔说叶修的坏话,气呼呼说完之后又迟疑一会儿,叹口气对孙翔语重心长说道:“老叶那人就是这样,说话气人。不过他也是为你好,你不要太放在心上了……老叶就这点厉害,听他的总没错的。”


张佳乐原以为心高气傲的孙翔会支支吾吾敷衍过去,孙翔却转过头直视他的眼睛,诚恳的说:“谢谢。”


这一来倒把张佳乐吓得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作何反应,在心里暗骂自己过什么前辈瘾说教后辈啊……







张佳乐说话做事看上去总风风火火,可从来不咄咄逼人。他对人总是柔软多些,很会换位思考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但有时候换位思考的太过,脑子转不回来了忘记考虑自己,最后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叶修管这叫“好欺负”。


不过张佳乐从来不承认,他认为自己拽得酷得天上有地下无,但是真碰上什么事,他心软得却比谁都快。


张佳乐运气不好是出了名的,有什么“坏事”最后都会落在他头上,比如抽个倒霉蛋给大家跑腿,玩游戏的抽个倒霉蛋给大家发牌洗牌,无聊的时候抽个倒霉蛋给大家表演才艺。


大部分时候,张佳乐都是那个倒霉蛋。


有次,他又倒霉的被抽到了给大家跑腿,瞬间大声哀嚎起来:“怎么又是我?!上次也是我!!!不行,重来重来,老叶是你搞的鬼吧!”


叶修乐了:“我能搞什么鬼?愿赌服输啊乐乐,别耍赖。”


张佳乐还是不服气的嘟嘟囔囔着,却口嫌体正直的站起来往门口走去了。


他刚一脸委屈的出了门,原先正好好训练着的孙翔又突然腾的一声站了起来,而后朝门口冲去。


“干嘛去?”叶修问。


“帮张佳乐。”孙翔闷闷的回答,脸有点红,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他一个人拿不下那么多。”


一个显得过于拙劣的借口。


叶修失笑,半开玩笑道:“有袋子,他拿的下。张佳乐那人好欺负,也就嘴上说说,过会儿就什么不记得了。”


孙翔的脚步顿了顿,站在原地愣神了几秒,而后还是健步如飞冲了出去。


他想:可我不想他被欺负。




【林乐】眼镜



林敬言戴的是平光眼镜。


他没有刻意说过,也没有多少人问起过这个事,这便成了个不大不小的秘密。


和他同期出道的张佳乐自然是知道的。


这个性格有些不靠谱的同期生的举动时常让林敬言感到有些头疼。


比如他会在趁林敬言不注意的时候凑过去蹑手蹑脚摘下他的眼镜,然后睁大眼睛仔细端详上好一会儿,最后得出结论——“老林,你戴没戴眼镜气质真的差好多呀!”


“别闹,公会拜托我开小号帮忙去抢boss呢。”林敬言无奈的说。


“哎呦,休息时间嘛,老林你不要这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词是这么用的?”


“额……不是这么用的?”


宋奇英是个实诚孩子,以为林敬言前辈是个离了眼镜就什么都看不清的近视,好心的把张新杰放在桌上的备用眼镜递给他。林敬言前辈现在看不清屏幕一定很心累,张佳乐前辈虽然是个开朗随和易相处的好人,但是实在太不稳重,老是爱开玩笑。


他刚把眼镜递过去,张佳乐就惊天动地的大笑起来。


他弯着腰咯咯的笑,都快笑到桌子底下去。


宋奇英有些不明所以,直到林敬言好心的解释:“小宋,我的眼镜是平光的……”


宋奇英自知闹了个笑话,红着脸走了,张佳乐却还在笑。


“有这么好笑?”林敬言不解道。


“好笑啊,话说老林你都可以去耍人玩嘞!就说是眼镜找不到了,啥都看不清!”


“……那你想让我去唬谁?”


“副队!你说他会不会把自己的眼镜摘下来给你啊?就是不知道他是几度,看他那镜片厚的,可能得上五百度了吧……”


“他知道我这是平光的。”


“什么时候的事?!老林你啥时候告诉他的?你不再是我最最亲密的战友了!”


“就刚刚。”


“啊?”张佳乐疑惑的微微张嘴。


“看你后面。”林敬言对接下来的场景有些不忍直视,虚掩着额头提醒道。


“…………”张佳乐僵硬的转头,“副队你好!副队再见!我去训练了!”


林敬言笑眯眯的转着椅子凑到张佳乐身边。


“老林你不要靠近我!你这个惊天大叛徒!”张佳乐装模作样的推了推他。


“什么叛徒?张副不是自己人吗。”林敬言据理力争。


“那也不能动摇我们俩之间坚固的革命友谊!”张佳乐还是有点气哼哼。


林敬言心想,张佳乐心理年龄可能是个小学生,还纠结着是不是自己人,你和谁最要好之类的幼稚问题。


不过意外的是他还挺受用的。


“放心,张副动摇不了我们之间的革命友谊。”


小学生张佳乐听了果然很感动,顿时就一点都不气哼哼了。


“老林,还是你对我最好。”


林敬言便又眯着眼睛斯斯文文笑起来,心道,当然是我对你最好。


【新乐/日常30题】01.做饭



张佳乐一个死宅和张新杰一个运动宅,加在一起简直是宅的二次方,谁都不会做饭,张佳乐觉得这样下去可不行,在霸图的时候有食堂,可以后就要住在一起了,离开了食堂不是外卖就是泡面也太伤身体,便自告奋勇学做饭。


张主厨捧着本新手入门料理书学得有模有样,书上步骤简洁精确又详细清晰,正常人用点心总能照模照样的搬下来,张佳乐不算笨,也算是做了出来。


做出来的成品卖相不好也不坏,张佳乐满怀期待的直接上手捏了块肉塞嘴里尝,能吃,味道不坏,但总觉得差了点。


对第一次尝试的新人来说这种程度已是优秀,于是他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兴冲冲找到了正游手好闲翻着本厚书的张新杰并招呼他来试吃自己的处女作。


“糖放多了,盐放少了。”


张新杰试吃过后,给出了真挚中肯的评价。


“还有呢?”张佳乐眨巴着大眼睛看过去,有故意卖萌的嫌疑。


“还有什么?”张新杰问。


“张新杰同志你太过分了!不会做只会吃是吧?这可是我第一个成功的作品诶!”


张佳乐简直想挠墙,甚至觉得张新杰在故意耍他……就算你再严肃死板也不至于这点情商都没有啊!夸我几句会死啊!


“辛苦了,总得来说挺好吃的。”张新杰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又适时的补了一句。


可是这话说得,既像结案陈词又像记者采访,简直毫无灵魂!


张佳乐心累,觉得自己跟张新杰在一起是自我牺牲拯救张新杰这个凭自己本事注孤身的高冷严肃死板男。


“夸得太晚了,没诚意,惩罚你把这盘菜吃光光哦!”张佳乐气势汹汹的叉着腰指使张新杰。


——真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能有指使张新杰的一天,可把他神气坏了。


张新杰不做声,默默站起走去厨房,过了会儿一手拿杯子一手拿碗走了出来。


“你干啥呀?”张佳乐疑惑的问。


“水和饭,配菜。”张新杰言简意赅道,而后真的夹起一大筷菜吃了起来。


“我不是真的叫你全部吃完啦!就一个菜怎么吃啊……”


张佳乐一边嘟囔,一面趴在桌子上,将脸埋进臂膀——卧槽卧槽卧槽,这也太犯规了吧,我现在收回刚才“注孤身高冷严肃死板男”的话还来得及吗?!





张佳乐想起第一次和黄少天约会的时候。

他们就近去了一个普通的咖啡厅,他还记得黄少天只点了一杯咖啡,自己点了一个草莓慕斯和一些别的什么,然后两个人尴尬的相对而坐。

黄少天一向健谈,而张佳乐也活泼,可现下两人却维持着诡异的沉默。

后来黄少天喝了两杯咖啡,而张佳乐也默默把自己点的东西一样样都消灭干净。左等右等,唯独他的草莓慕斯还是没上来。

黄少天招手叫来服务员询问,服务员的态度算不得好,轻描淡写的一句忘了把草莓慕斯加进菜单,马上加上,然后就想走人,然而黄少天突然伸手攥紧了她的手腕,脸色甚至算得上阴沉。张佳乐吓了一跳,赶紧去扯住了黄少天的衣袖,说没关系,我们再等等就好了。

再等等,再等等……

黄少天不喜欢再等等,但还是放开了手,服务员小姑娘被这么一吓,顿时端正了态度连连道歉,跑去厨房催他们桌的草莓慕斯了。

后来张佳乐终于如愿以偿的吃到了草莓慕斯,心情却不太美好。

心情不美好的原因自然不是服务员的失误亦或是黄少天一时的焦躁,只是后悔内疚自己为什么要点那个草莓慕斯。





【新乐】我眼中的你(上)



01


张佳乐想,自己真是天生和张新杰合不来。


如果他们是同一个班的同学,估计等到毕业也说不超过十句话。自然不至于水火不容矛盾重重,只是这世界上总有人天生气场不合,也都有自知之明的减少接触。可他们现在是队友而不是什么同学,或者说得更煽情一些,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于是也就不可能避免接触。


02


新的赛季开始了。张佳乐虽然换了战队,但作为一个二赛季出道的老前辈适应新的环境也够快,到底没出什么岔子,倒是年轻人宋奇英出了些问题。


宋奇英到底是个心态还不够稳的新人,这几场比赛的状态时好时坏,擂台赛上被并不算多强劲的对手挑了下来。


休息席上的气氛一时有些沉闷,而张佳乐向来不习惯也不喜欢这种氛围,于是跳出来熟练的活跃气氛,拍着失魂落魄的后辈的肩说些没有关系下次再加油的安慰话,却没想张新杰皱着眉头开口,条理清晰一字一句的指出宋奇英的失误,然后让他回座位,详细的回战队复盘再说。


于是宋奇英垂着头一声不吭的坐回座位,徒留张佳乐刚刚还拍着宋奇英肩头的右手停滞在半空中显得突兀又尴尬。


他悻悻的缩回了手,却也没说什么。


03


张佳乐自然知道张新杰不是故意的,因为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冷静自持、严谨理性,甚至到了有些苛刻不近人情的地步。


而他又是个太近人情的人。


张佳乐永远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吃饭严肃认真又气场十足到无人敢近其身,就像张新杰应该也不能理解自己吃饭为什么总是又笑又闹停不下来。


所以他们呆到一块儿,磁场相斥也情有可原。


04


张新杰有健身的习惯,这在标准电竞宅男张佳乐看来简直不可理喻——他们这堆打游戏的,除了像周泽楷孙翔那样要接广告做身材管理迫不得已,其他还有哪个爱健身的,连韩文清都没他练得那么勤。


张佳乐时常会在早晨醒来迷迷糊糊去洗漱的时候从宿舍的窗户瞥见外面正在晨跑的张新杰。


他看着大冬天窗户上结着的小水珠,又看了看步伐矫健的张新杰,忍不住替他打了个哆嗦。


05


后来他还是忍不住好奇问张新杰大冬天的为什么不在室内跑步机上晨跑,张新杰说感觉不一样,室外才有晨跑的气氛。


张佳乐迷迷糊糊的想,原来张新杰也会说出感觉不感觉氛围不氛围的话来,这和他一向认为的那个“张新杰”好像并不一样。


张新杰看他一时失语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也觉得尴尬,缓和气氛问了句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晨跑,对身体和心理状态都有好处。


张佳乐从发呆中被惊醒,慌张的摆手说不用不用,我实在是跑不动,给你加油就好。


说着,还握紧拳头伸出手臂做了个加油打气的动作。


张新杰忍不住笑了。


张佳乐又被吓到,无措的捋了下自己的辫子,不知道还该说些什么,于是怂怂的溜去了自己的座位上目不转睛直视屏幕沉浸在荣耀的世界里。






【黄乐】暧昧小事




01


黄少天是个垃圾话高手,其水平可以说仅次于叶修。


他和叶修走的是不同路线,叶修是世外高人语出惊人我自岿然不动路线,黄少天则是数量攻击噪音污染,偶尔冒出一两句金句,噎得对方哑口无言。


张佳乐的垃圾话水平说出去要让人笑话,一个二赛季出道的大前辈,在叶修多年的锤炼打磨之下没有丝毫长进,放眼整个国家队,估计也只能和孙翔菜鸡互啄。


叶修平时闲着没事就爱逗弄张佳乐,对着张佳乐喷几句垃圾话,美其名曰领队教训队员,张佳乐气得不行,却也没什么办法,只会气急败坏的吼几声叶修你不要脸你快滚之类的。


黄少天是个爱凑热闹的,凑上去一脸痛心疾首夸张的指责叶修:“老叶你做人怎么能这么不厚道,不能因为张佳乐人傻不会说话就欺负他啊!张佳乐你别怕,天哥我帮你骂他!”


“黄少天你才傻!”张佳乐受到了二次伤害,没好气的骂道。


“我这是在帮你懂不懂?居然还骂我?!算了算了,我伤心了,不帮你了,你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老叶吧!”黄少天一脸“我很受伤”的表情,演技不可谓不浮夸。


叶修表情古怪的看着黄少天,又转头瞥了一眼张佳乐,站起身拍拍屁股走人了,走的时候脸上还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





02


张佳乐感冒了,说不上多严重也用不着去医院,但是浑身无力头晕眼花,也不敢出房门,怕传染给别人,要是到时候国家队一个个都病倒了他就成了千古罪人。


他裹着被子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数绵羊,刚数到第173只的时候敲门声响,张佳乐心想谁啊居然打扰我数绵羊。


一开门就看见一头黄毛和笑得露出的两颗尖尖的虎牙,差点闪瞎张佳乐的狗眼。


还没等他反应,黄少天就一个灵活的侧身挤进了他的房间,一边四处打量一边评论:“啧啧啧张佳乐你还行不行,把窗帘都拉起来干嘛?午夜凶铃还是咒怨?”


张佳乐最怕鬼片,听黄少天这一说忍不住直冒冷汗,连忙把窗帘全都拉起来,边拉边抱怨:“你可别吓我了……你到底来干什么的?”


黄少天看着瞬间变得亮堂温暖的房间,满意的眯了眯眼,从裤兜里掏出一盒药片晃了晃:“来给你送药,你们张副队拜托我的。”


“我吃过药啦……”因为生病,张佳乐整个人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软绵绵的,连说话声音都软软的。


“你们张副说这个药效好。”黄少天严肃道。


“哦……那我回头看看这个药能不能和我那个药一起吃……”张佳乐接过那盒药低头仔细研究了一下,然后又抬起头来冲黄少天笑了笑:“谢谢你啦。”


“咳……不用谢。”


也不知道自己脸红了没有……不过张佳乐现在迷迷糊糊的,应该不会注意……


没想到张佳乐突然睁圆了双眼瞪着他,一脸紧张。


不好……难道他发现我脸红了?难道他感冒反而增加了智商?!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剑圣也忍不住暗自心惊。


张佳乐一拍脑袋,大声道:“我都忘了我这还感冒着呢,会传染给你的!”


他一边嚷嚷一边把黄少天往门口推,还不忘好心叮嘱道:“回去记得泡一包板蓝根喝掉,千万不要被我传染了!”


“好好好。”黄少天心不在焉的应着,“我身体好,你传染不了我。”


“那也得喝板蓝根!你要是也感冒了看我不揍死你!”


……


“张佳乐!”


“哈?”


“我明天再来看你……”


“哦……小毛病而已,说不定明天就好啦。”


“那你要是没好的话我再来看你。”


“……好。”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的脸红没红,但是他清楚的看见,面前的人已经红透了。






【黄乐】逛超市





和黄少天一起逛超市实在是件很心累的事,堂堂剑圣在生活作风上也保持着“一场比赛几百万上下”的土豪作风,看见什么有用的没用的都一股脑儿往购物车里扔,不看价格也不看生产日期。

张佳乐看得心惊胆颤,虽然花的是人家自己的钱他也不免觉得有点肉痛……于是又把黄少天扔进去的给捡出来,和货架上的对比一番,最后拿下其中一个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你要买的话拿这个吧,这个生产日期近点,你刚刚拿的那个都好几天前的了。”

黄少天真心实意给张佳乐竖了个大拇指:“看不出来啊张佳乐,居然那么勤俭持家!”

这他妈不是常识吗!哪有人买东西不看保质期的?!张佳乐气得想骂人。

黄少天一把揽过张佳乐的肩,把他往一个货架前带。

“黄少天你是不是穿内增高了……”张佳乐看着旁边看上去比自己还高的人问道。

“你终于发现了……其实也就三公分而已。”黄少天摸了摸鼻子,十分理直气壮。

“唉,你不懂我的痛苦啊!就因为我腿稍微短了那么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而已,粉丝就嘲讽我是短腿柯基啊!这能忍吗?肯定不能忍啊!啧……我可真是委屈死了。”

虽然并没有听出黄少天理直气壮的语气有多委屈,但张佳乐还是非常善解人意充当一次知心大哥哥:“好了好了你腿不短,而且176真的不矮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对了你要带我去哪?”



“来来来你帮我看看,挑个生产日期近点的……”

张佳乐顺着黄少天的视线看过去——货架上一排整齐的杜X斯,各种口味的都有。

“……不了吧?”张佳乐生无可恋。

“别跟我客气,我付钱!”黄少天嗓门大,惹得旁边的几对小情侣都向他们投去探究又尴尬的视线。

.
.
.
.
.
.

乐哥:生活终于对我这只小猫咪下手了.jpg

【黄乐/ABO】那只黄色头发的小狮子(01)

主黄乐,球场小王子Alpha黄X篮球社经理Omega乐
副王喻,计算机系高冷Alpha王X文学系温柔Omega喻






张佳乐风风火火的冲进宿舍,还没喘匀气就扑到喻文州的床上,“文州啊,帮我个忙吧!”

“什么忙?”喻文州把手里看到一半的书放下,被打扰了也不气恼,和和气气的问。

扑倒在床上的人一个咸鱼翻身,不知道从哪掏出了两张票,在喻文州眼前晃了晃。

“篮球比赛,我们学校对X大,陪我去。”张佳乐眨了眨眼,表情看上去十足无辜又可怜。

“篮球比赛?又是你们社团办的?”喻文州愣了愣,无奈的问。

张佳乐一听这个就忍不住跟自己温柔和蔼可亲的好室友大吐苦水惨兮兮的哀嚎,“是啊……社长规定了,每人至少拉10个观众……我去哪拉啊又不是拉皮条的!”





张佳乐是篮球社的,可他的篮球打得实在不怎么样,对这项体育也没有超出常人的热爱。

一切只是因为他在社团招新那天去随便凑了个热闹。他四处溜达了一圈正纠结着报名魔术社好还是街舞社好还是两个一起报了好,一旁突然蹿出个人把他拦住了。

“这位同学,我看你眉清目秀骨骼惊奇,是不可多得的篮球奇才!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篮球社啊?我跟你说,我们社团balabala……”

说话的人一头黄毛,在阳光下亮的发光闪瞎人眼,张佳乐在听觉视觉和精神的三重压迫下,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就迷迷糊糊填完了报名表,乖乖的写上自己的姓名班级联系方式特长爱好……

那个黄毛收回报名表的时候还不忘对着张佳乐粲然一笑,是有点狡黠的笑,亮出尖尖的虎牙,配上他的发型发色,倒有点像只志得意满的小狮子。

从那头小狮子那解放之后,他还是去填了魔术社和街舞社的报名表,结果第一轮面试就被刷下来了,理由是完全没有相关的基础。

张佳乐觉得很气愤,默默吐槽我报名你们社团不就是为了让你们教我,大家一起学习共同进步的吗,怎么就要求那么高了!正在愤慨的时候,又一条消息进来了:张佳乐同学,恭喜你已成为篮球社的一员………………后面跟着一长串表达欢迎和喜悦之情的废话。

肯定是那个黄毛发的!张佳乐心想。

而且……我根本没去篮球社的面试啊!张佳乐惊恐。

他思来想去,还是回了个短信,说谢谢学长,可我根本没有参加你们的面试,是不是搞错了云云……

刚发完没多久,那头就来了回复,张佳乐腹诽这人不仅语速快,手速也真够快的。

查看短信:
没有搞错,我们社团与众不同和其他社团不一样的,就是没有面试的哦!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同学我们非常欢迎你的到来,快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吧我们下周一在5教102开新社员见面会,千万要来啊,风里雨里我在教室等着你!还有,我不是你学长,和你一样是大一新生,当然你要是还想叫我学长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我勉为其难叫你一声学弟吧balabala………………


我靠!这都什么鬼啊!!!张佳乐尖叫。